手端步枪与屁滚尿流
2017-09-21 05:52:43
  • 0
  • 11
  • 15

       六八年我从学校分配到辽宁610厂工作。因为父亲哥哥被专政,我成为毛主席说的“可再教育好的子女”。我们对毛主席把我们这些家庭有问题的子女,说成是“可再教育好的子女”倍感亲切温暖,下决心紧跟毛主席,对刘邓陶批倒斗臭。对厂里揪出的走资派和地富反坏右,也要握紧拳头狠狠打击。那时走火入魔,自己已很无辜,又举起屠刀去砍杀比自己更无辜的人,想以此摆脱自己的政治处境。

      毛主席不说我们是“可再教育好的子女”还好,一旦发出这样的指示,我们到坏了,立即陷入半管制状态。有什么改造、教育的事都安排我们去干。

       文革期间,工厂大力落实毛主席“工业学大庆”的最高指示,大搞工农商学兵一体化。我们厂也在辽宁昌图县办起农场。秋天粮食上场,在场园里围起一个万斤的小麦茓囤。我和另一位“可再教育好的子女”老李,被派往农场看守粮囤。我俩来到农场场园的窝棚里住下,每人还领了一支步枪,又向革委会写了一份献忠心的保证书,表示一定要檫亮阶级斗争的眼睛,严防阶级敌人破坏,要以生命捍卫“工业学大庆”所取得的成果,保卫好粮囤。

       夜间来临了,原野一片黑暗。模糊的树影,风吹野草的沙沙声,都像阶级敌人向茓囤袭来。远处野狼发出的几声嚎叫,更增加了阶级斗争的恐怖。我端着步枪,围着巨大的茓囤,一步步倒退着巡逻。我的腿颤抖着,端着步枪的两手也抖个不停。心里嘀咕着,我真没用,手里有枪,怎么还吓得这样。

       我慢慢退着,退着。突然和一个人相撞,我猛然转过身,大喊,“谁!”。对方也几乎同时大喊,“谁!”。两人端枪相向而对。原来是老李,也在围着茓囤,倒退着巡逻,无意间在黑暗里相撞。把我吓得冷汗顺脸淌了下来,尿也不由自主地流了出来。我对老李说,我得回窝棚换裤子,我尿裤子了。老李说,我也是,也得换。我俩回到窝棚,一边换裤子一边说:“什么是‘屁滚尿流’我俩真正体会到了”。

       现在我俩已是髦耋老人,常在一起笑谈这一段经历。我们始终解不开的是,为什么手中有枪,可以说掌握着“强大的武装”,还吓得屁滚尿流?





/ XXXXXX /`| /

/ XXXXXX / `\ /

/ XXXXXX /\______(

/ XXXXXX /

/ XXXXXX /

(________(

`------'相向而对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